全部 四海动态历史文化社会焦点情感天地娱乐八卦健康与疾病环球军事科技资讯生活消费百态人生探索发现古诗文
独家专访娄烨:与巩俐合作期待已久,赵又廷对长镜头非常兴奋

文/顾草草

继年初《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参与柏林电影节展映之后,马不停蹄,今夏娄烨又带着新片《兰心大剧院》登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前两年还有人不无悲观的说,国际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越来越少,华语电影鲜有艺术水平上乘的优秀作品,整体进入疲软期。但是今年,娄烨一个人就在A类电影节亮相两次,更实现了个人导演生涯欧洲三大电影节全入围。

这部《兰心大剧院》的故事时间设定于1941年12月第一个礼拜,聚焦“孤岛”时期的上海租界,讲述来自各方势力的间谍围绕在兰心大剧院周围,为了情报、爱情、亲情和家国仇恨展开的生死搏斗。本片卡司聚集四国演员,星光熠熠。“巩皇”巩俐担任女主角于堇,赵又廷饰演的话剧导演谭呐是她余情未了的爱人,日本演员小田切让饰演日本情报工程师,德国演员汤姆·拉斯齐哈出演和平饭店的主管,法国老戏骨帕斯卡尔·格雷戈里饰演于堇的养父、同盟国情报人员。

本片庞杂的情节线索,复杂的人物关系,沉重的历史背景,为影迷设置了不低的观看门槛。但这更体现出,娄烨对于复杂历史题材举重若轻的处理能力:他用巩俐和赵又廷角色的爱情线,串联起了整个谍战阴谋的集合和破碎。而本片中对于黑白影像、无配乐、削弱打光的尝试,更是他在视听语言上对于自己作者风格的新探索。

在水城阳光旖旎的午后,Ifeng电影和娄烨一起聊了聊创作《兰心大剧院》的心路历程。

Ifeng电影:最初看到《兰心大剧院》剧情简介的时候,被“上海”、“日本”、“间谍”等关键词吸引,以为导演会拍一部和《紫蝴蝶》非常相似的电影。后来又了解到,《兰心大剧院》是根据著名作家虹影的小说《上海之死》改编而成。那么这个故事最吸引你去拍成电影的点在于什么?

娄烨:首先我非常喜欢虹影的作品,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和虹影合作。这次能把《上海之死》改编成电影非常高兴。我觉得这是虹影最有意思的小说,因为她试图和那个时代的文学史和现实进行对话。我确实对谍战戏感兴趣,但是我没有把《兰心》当作一个类型片来看,对我来说这个故事的重点是演员的双重身份,角色扮演。

Ifeng电影:导演和编剧马英力老师的改编工作具体是怎样进行的?

娄烨:基本上还是根据原始的人物故事进行的剧本工作。主要就是做了两个大的修改,一个是结尾,完全改掉了;再一个就是横光利一作品《上海》的引入。虹影在《上海之死》的小说中运用了非常多新感觉派的方式,而横光利一是新感觉派非常重要的一个作者,因此我觉得这样的引入是比较合适的。其他的基本人物设定都是从原作保留下来。具体就是根据不同的演员、空间来做调整和修改。

Ifeng电影:虹影老师有参与到剧本改编的工作中来吗?

娄烨:和以前的改编一样,虹影也好,还是毕飞宇、刘捷也好,都给我们很大的自由。他们都理解电影和原作的关系,两者不是同样系统的语言,所以需要不一样的改编。另一方面,我在《推拿》那会儿也说了,改编作品实际上是两个作者的对话,而不是一一对应的修改。我的这部影片是来自虹影的原作,《兰心大剧院》是与《上海之死》的一次对话。这也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

Ifeng电影:《兰心大剧院》首映之后,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娄烨这次拍了一部黑白电影。

娄烨:黑白首先是那个时代记录媒体的典型颜色。但是黑白其实也没有非常特别,尤其在今天。不像在七十年代的时候,一个导演拍一部黑白片,意味着失去所有的观众。我个人觉得黑白现在只是彩色片的一个组成部分,最重要的还是故事和人物。黑白也有不一样的颜色,有些非常布尔乔亚的,像《罗马》;有些非常低质量的,记录性的。我个人比较喜好后者。我觉得《兰心大剧院》是发生在剧院空间的一个真实和虚构结合的影片,它应该有客观的记录性,不能修饰得太多。每个项目都不一样,但是这个电影如果修饰太多,会对影片有所损害。

Ifeng电影:另一个做减法的方式就是没有配乐,只有上演戏中戏的时候,音乐家在舞台上的小酒馆中演奏了舞曲《红河》。

娄烨:《红河》是舞台上参与演出的爵士音乐家写的。这个音乐带有当时上海流行的演奏方式和那时的情调。整个影片还是在向极简靠拢,所以最后的呈现是没有颜色,没有音乐,尤其是没有渲染性的音乐,实际上没有特别多的剪辑方式——我们用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平行剪辑。这部电影关于舞台内外、剧场内外、虚实混合,这样的方式更适合。

Ifeng电影:上映之前,各种关于《兰心大剧院》的消息满天飞。其中有一条,就是说本片中有一个长达27分钟的超级长镜头,由巩俐和赵又廷共同完成。你确实是一个以爱拍长镜头著称的导演。但是威尼斯的这个参赛版本中,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个长镜头的呈现。是出于怎样的考量做出的取舍或修改呢?

娄烨:又廷可能因为是第一次跟我合作,非常兴奋,所以在采访中有提到这样一个长镜头。实际上二十几分钟、三十几分钟的长镜头有很多很多,我是长镜头式的工作方式,都是整场戏、根据发生的状况,不间断地拍摄。只是个人的一种选择,电影和电影当然是不一样的。我这么拍是为了不干扰演员的状态,能够还原一种真实的事件发生状况。所以演员在现场经常拍摄一些特别长特别长的镜头。分镜头其实和演员的工作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个人认为,演员就是按照角色的逻辑来行为和工作,我们就负责记录。长镜头确实是我的风格。我认为什么风格都可以,但是不能成为故事和人物的障碍,可以成为补充,但是不能跳到前面来。

Ifeng电影:聊《兰心大剧院》这部电影,避不开的就是明星卡司这个话题。大家都非常惊喜你会跟巩俐合作。

娄烨:其实在拍《花》的时候我就在跟巩俐的经纪人沟通,大家都在找合适的项目合作。巩俐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我非常高兴这次能和她合作,一起塑造这么有意思的角色。

Ifeng电影:我听马英力老师说,她在写剧本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写日本的情报工程师这个角色,你就把小田切让的照片挂在墙上给她找灵感,后来就真的找了小田切让来出演古谷三郎。

娄烨:哎呀她已经跟你说了。对,其实选角和剧本创作是同步进行的。事实上我最早确定的两个演员就是小田切让和帕斯卡。他们俩,一个日本人,一个父亲形象,在影片中的状况决定了整部影片和原作小说的区别,也是我们做出最大改变的地方。这种改变我觉得能帮助作品更靠近虹影原本的核心意念,女性主义的倾向等等。

Ifeng电影:每个人看完电影之后都会有不一样的解读。比如有些人觉得《兰心大剧院》是一个谍战片,有些人觉得这是上海的倾城之恋,有些人觉得这是一个历史戏说。虽然你是一个拒绝自我解读的导演,但能不能说说,你希望人们怎么看待这部影片。

娄烨:这是关于具体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电影。这些人在那个空间中,位置并不是事先给定的,而是带有偶然性的。和我们今天的所有人一样。

Ifeng电影:绝大多数电影参加电影节的时候,新闻发布会也好、红毯也好,一般都是导演和主要演员、制片、编剧等出席。但是听说你这次带来近五十个工作人员一起走了首映式的红毯,这在电影节还挺罕见的。

娄烨:每次电影节我都不拒绝工作人员的参与,只要他们愿意,只要费用没问题,我欢迎所有参与到影片创作中的人来参加。因为电影不只是导演、编剧、演员的工作,有很多的工作人员付出了劳动,帮助我们完成。所以我一直这样做,请工作人员一起来参加首映。再说来电影节也是一个工作。

延伸阅读
大家正在看
最新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