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四海动态历史文化社会焦点情感天地娱乐八卦健康与疾病环球军事科技资讯生活消费百态人生探索发现古诗文
猫奴常有,身家2亿的猫不常有

有的人不喜欢猫,比如鲁迅。

鲁迅不但不喜欢,甚至很讨厌猫。他最初讨厌猫,是因为猫吃了自己饲养的宠物小隐鼠,就算后来知道“谋杀”小隐鼠的真凶其实是家里的长工妈妈,他也还是不喜欢猫,因为他特别厌烦猫思春的时候在夜里嚎叫,打扰他看书和休息,要是烦躁极了,他说不定还要拿长竹竿出去打猫。

在鲁迅的时代,一定想象不到,现代猫咪早就不抓老鼠了,只要ID认证是猫就能得到宠爱,甚至有的猫生赢家,比如老佛爷的爱猫Choupette(丘比特),用的是LV,吃的是帝王蟹,不但一日三餐有专门的营养师,还有贴身保镖和女仆,搞不好它还可能继承到老佛爷大约2亿美元的遗产。

1.

隋文帝的皇后独孤伽罗曾经生过一场大病,经查,原来是她的异母弟弟独孤陁,为了能让姐姐给自己多加赏赐,而指使府中婢女利用“猫鬼”,意图操控独孤皇后。关于这个猫鬼,有人一本正经地记载过它的具体操作方法,《朝野佥载》里说“隋大业之季,猫鬼事起,家养老猫,为厌魅,颇有神灵。”要侍奉猫鬼,则家里必先豢养老猫。新、旧《唐书》的《后妃传》中也提到过武则天禁猫的故事,据说她刚当上唐高宗皇后时,因为情敌萧淑妃的诅咒“愿阿武为老鼠,吾做猫儿,生生扼其喉”,曾经诏令六宫禁止养猫。

离奇的事情多了,中国古代的猫多少带点巫蛊神化色彩,但也从侧面反映出,家猫的饲养应该在隋唐时期是比较常见的了。且“猫抓老鼠”这一人(猫)设也基本成为普遍认知,比如《礼记·郊特性》中有云:“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

巧合的是,对猫的神鬼化,在全世界似乎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同为文明古国的埃及,传说中就有一位猫神,名叫巴斯特。埃及人崇拜猫,因为它们捕杀蝎子、蛇、鼠等危害人类的动物,他们甚至会在猫死后将它们做成木乃伊,埋葬在供奉猫神的庙宇附近。而在西方,猫则被称为巫婆巫师的熟友,这起源于中世纪的迷信——魔鬼撒旦(Satan)最喜欢化做一只黑猫,巫婆则常与这只猫相伴,这一经典CP比如格格巫和他的猫。电影《教父》的开头,马龙白兰度就抱着一只猫亮相,无形中增加了不少神秘感。

2.

猫是什么时候变身治愈系小可爱的呢?那就要说到第一批猫奴的诞生了。

被视为猫圈千古第一铲屎官的著名猫奴陆游老师,凭借几首文艺诗歌产出,证实了自己的爱猫属性,什么“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服役无人自炷香,狸奴乃肯伴禅房。”陆游养的猫应该不少于三只,从他的诗歌里就能一窥他为爱猫们取的各种萌萌哒的名字,诸如“粉鼻”、“雪儿”、“小於菟”,诗名取得也很直白,什么《赠粉鼻》、《得猫于近村以雪儿名之戏为作诗》之类。

陆游爱猫可能还受过一点家族影响,他的祖父陆佃,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一位爱猫人士。陆佃曾经解释过猫的称呼的由来,他说“鼠害苗,而猫捕之,故字从苗”,言下之意就是夸赞猫猫们可是守护庄稼的战士,所以名字里还暗藏着“苗”。这大概就是宋朝时的彩虹屁吧。

事实上,在唐朝时期还是不食人间烟火形象的猫,到了宋朝就开始疯狂圈粉了。南宋时就出现了不捕鼠而专供观赏的宠物猫。李迪的《秋葵山石图》、苏汉臣的《冬日婴戏图》等一批传世的宋朝名画,就是以猫互动写生为主。宋人笔记《武林旧事》描绘了当时杭州一带的社会风情,宋朝时就已经出现了专门只为猫服务的宠物店,可见养宠物猫在当时社会的流行程度。

3.

不过爱猫如陆游等人,也还是有一个烦恼,他曾经写诗吐槽自家的猫“但思鱼餍足,不顾鼠纵横。”这大概是古往今来铲屎官们共同的槽点,宋人刘克庄也抱怨过自家的猫“古人养客乏车鱼,今尔何功客不如?食有溪鱼眠有毯,忍教鼠啮案头书。”意思是你们这些猫咪吃着溪水里的鲜鱼,睡在毯子上,自己案头上的书却被老鼠咬了,身为一只猫却也不管管。一语道尽猫奴的心酸。

不过猫奴们也就是偶尔发发牢骚,猫咪们随意伸个小爪子挠挠撒撒娇,也还不是又去亲亲抱抱举高高了。在宠爱猫咪这件事上,猫奴们表示:我们没有底线。

张之洞老师就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有些人表面看起来是风光无限的封疆大吏,背地里其实是任劳任怨、毫无原则的铲屎官。张之洞特别喜欢养猫,据他堂兄张之万说,他家里养了几十只猫(大部分是流浪猫),全是张之洞本人亲自喂养。猫有时候在书上拉屎,张之洞就拿手帕擦干净,也不觉得脏,他还特地叮嘱旁人说“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

爱猫没底线的还有嘉靖皇帝,明世宗朱厚熜。朱厚熜爱猫的方式奢侈又粗暴,直接把猫当人对待——给猫安排住所,称“猫儿房”,见着公猫就叫小厮,见着个母猫就叫丫头,遇到更喜欢的猫,还给封个官叫老爷,按照太监的成例给他们发工资。“猫儿房,近侍三四人,专饲御前有名分之猫。凡圣心所钟爱者,亦加升管事职衔。牡者曰某小厮,骟者曰某老爹,牝者曰某丫头。候有名封,则曰某管事,或直曰猫管事,亦随中官数内关赏。”——《酌中志·内府衙门职掌》

朱厚熜还有一只著名的爱猫“霜眉”,朝夕陪伴在他身边,宛如侍从一般,皇帝太过喜欢便封它为“虬龙”。据《宛署杂记》记载,虬龙有一天步履蹒跚哭号着上前,不一会又走开,没过多久人们就发现虬龙静悄悄地死了,而它临死前还惦记着要跟主人诀别。朱厚熜痛惜之余,命人打造了一副金棺材,将爱猫葬于万岁山,立碑曰“虬龙墓”。

4.

对于真正爱猫如痴的人来说,养猫这件事情,借用美国著名猫奴海明威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有了一只猫,便会有另一只猫!”

海明威晚年居住在佛罗里达最南端key west的小岛上,家里的猫来了一只又一只,最多的时候他同时饲养了30多只猫。海明威是“晒猫狂魔”,他不但在文章里记录了大量自己与猫相处的故事,甚至因为第三任妻子阉割了家中的一只公猫,两人最终分道扬镳。如今的人们要是前往拜访海明威的故居,就能在那里看到他曾经在花园中养过的猫咪们的后代,按照他生前的嘱咐,这些猫咪们成为了继承海明威故居的主人,“它们可以享有这里的一切,可以随意地嬉戏,可以在床上休息寻欢,可以在书房里沉思未来。”

在这一点上,可能连要去帮自家猫打架的钱钟书老师也比不上,毕竟在数量上就输了,钱钟书家里只有一只猫。

民国的文人圈子里养猫的人士很多,除了后来因为搬家丢了猫,耿耿于怀的钱钟书杨绛一家,著名的猫奴还有冰心,冰心家的猫叫做“咪咪”,老舍也写过一篇文章叫《我家的猫》,季羡林写《老猫》不说,还为了养猫差点酿成家庭不和,丰子恺不但画猫还专门出了一本书记录他和猫咪之间的趣事……这大概也就是文化人养猫跟普通人的区别吧,疯狂程度不比如今的“吸猫教”差。

“撸猫一时爽,一直撸一直爽”,古人诚不我欺。

延伸阅读
大家正在看
最新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