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四海动态历史文化社会焦点情感天地娱乐八卦健康与疾病环球军事科技资讯生活消费百态人生探索发现古诗文
妻儿空难逝世后,他杀死了调度员

最近,乌克兰工程师设计出了新型飞机,具有分离式客舱,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飞机坠落时,发生机毁人亡的惨剧。

当事故发生的瞬间,客舱可迅速与机身分离,利用降落伞安全着陆,这一设计如果投入使用,空难中乘客的生还率将大大提高。

空难这两个字,听起来恐怖又绝望。

航空安全网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空难死亡人数惊人,去年共有556人死于空难事故,而2017年有44人因此丧生。

一次空中事故发生,多少人要承受家破人亡的痛苦,多少家庭分崩离析。

无论是不是意外,罹难者的家属必定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而当他们发现惨剧本可以避免时,恨意往往会驱使人做出极端的事。

2002年7月1日午夜,德国柏林上空两架民航飞机相撞,两架飞机上的71人全部罹难,其中俄罗斯的图波列夫飞机,是被包下送52名学生去旅行的。

一名在灾难中失去所有至亲——妻子和两个孩子的俄罗斯建筑师维塔利·卡罗耶夫,在空难发生一年半后,来到瑞士,用刀捅死了当时事故的直接责任人、苏黎世导航控制中心主任尼尔逊。

2004年10月,这位用“私刑”审判了自己心中罪人的俄罗斯建筑师,被判有期徒刑8年。2007年因表现良好被假释回国。

2017年上映的、由施瓦辛格主演的《空难余波》就是根据这一真实事件改编。

电影中男主人公罗曼奔赴到空难现场寻人,现实中卡罗耶夫也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的家属,他亲自参与了事故后的搜救活动。

在寻找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女儿戴安娜一串已经被损坏的项链,这之后,又亲眼看到了女儿的遗体。

飞机坠向地面时,很多乘客被吸了出来,戴安娜由于坠落在一片树林中被树枝缓冲,身体几乎完整。搜救队在一片麦田中找到了他妻子斯维特兰娜的遗体,在乌伯林根一处公交车候车厅旁边的沥青路上找到了儿子康斯坦丁的遗体。

卡罗耶夫当时所经历的,已经超过了常人的心理极限。

而这场人间惨剧,并不是由天气等不可抗力原因导致的,可以说,是一次次的不规范操作直接造成了卡罗耶夫等家属痛失所爱。

11000米的高空中,俄罗斯飞机和敦豪货运飞机处于相撞航线,因为当时只有航空管制员尼尔逊一人管理这片航空,但按照规定这是不允许的。两个屏幕相隔几米,尼尔逊在协调另一块屏幕中的飞行晚点,没注意到即将发生的撞击。

祸不单行,地面防撞系统在之前检修中已被关闭,尼尔逊却不知情。

在两架飞机即将相撞的前一分钟,飞机上的空中防撞系统发出了及时的正确指令,俄罗斯飞机向上攀升 ,敦豪客机向下降落。

但不幸的是,屏幕一端的尼尔逊在不知道系统做出调整指示的情况下,发现了两机相撞的危险。于是,他做出了相反的指挥,让飞机下降了300米。

俄罗斯飞机最终遵从了航空管制的指令,而在夜间驾驶员无法通过肉眼判断,最后两架飞机垂直相撞,敦豪的尾翼几乎横切俄罗斯飞机机身。

机上无一人生还。

但这件事的处理过程却是不断地在踢皮球,空中管制中心推卸责任,他们坚称是由于客机飞行员对指令反应迟钝,最终造成的两机相撞,当时指挥的调度员尼尔逊不用负责任。尽管遇难者家属拼尽全力咎责,法院还是以无罪判决。

根据卡罗耶夫杀人后在法庭上的供词看,空中导航公司曾希望私下与他达成秘密协议,以赔偿金换取家属的不追究:“空中导航公司决定为遇难者提供额外赔偿,每位遇难的孩子赔偿5万瑞士法郎,遇难的家长,每人赔偿6万瑞士法郎。作为交换,遇难者家属放弃追究本公司的任何权利。”

活在一个没有歉意的结局中,卡罗耶夫终于裹挟着恨意刺向了尼尔逊。

在法庭上,卡罗耶夫说:“他们居然试图用一纸协议让我出卖亲人的尸体,这绝对办不到!”

出狱后,卡罗耶夫慢慢从伤痛中走出,在2013年建立了新的家庭,有了一对龙凤胎。

一时的疏忽带给人的是不可磨灭的伤痕,时光无法倒流,在需要靠安眠药维持睡眠的日日夜夜,尼尔逊肯定也在后悔当时的错误,但是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愿以后,再无这些由失职带来的创伤。

别忘记点好看!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记得加波关注

"

延伸阅读
大家正在看
最新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