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四海动态历史文化社会焦点情感天地娱乐八卦健康与疾病环球军事科技资讯生活消费百态人生探索发现古诗文
独家专访杨凡:我给中国电影最大的贡献,就是发现了吴彦祖!

文/顾草草

曾经拍出《美少年之恋》、《游园惊梦》的名导演杨凡,虽然久未出手,但在影坛上依旧活跃。2017年曾受邀出任威尼斯电影节国际评审。他和水城缘分不浅,今年,他带着姗姗来迟的新作重返丽都岛。

十年磨一剑,杨凡最新的这部电影《继园台七号》,出人意料,竟是一部动画电影。在威尼斯首映之后,由于其125分钟的时长、抒情的叙事、杂糅的画风,在评论界收获了相当两极的评价。Ifeng电影和杨凡导演坐下聊了聊他这部争议之作,共同解剖《继园台七号》,这封献给香港的情书。

Ifeng电影:首先恭喜杨凡导演,新作《继园台七号》入围了威尼斯主竞赛。非常好奇导演最初创作这个香港故事的缘起或者动机。

杨凡:我一直很想拍一部关于香港新移民的电影,讲述他们融入香港的故事。电影中我设定的时代背景,就是1967年,我刚到香港的二十岁。那个年代发生的所有事我都记得非常清楚,无比熟悉。

2009年开始,我有十年没有拍电影。但是这其中三年,我重拾写作,开始写短篇故事,一共写了大概五十多个。这其中有三个我非常喜欢,分别叫“春风沉醉的夜晚”、“金屋泪”和“风吹梦里人”。后来我把这三个故事整合了一下,就成为了现在的《继园台七号》。

Ifeng电影:片名中、电影里的继园台七号是一个真实的地名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杨凡:继园台位于香港北角。解放之后很多江南的文人、有钱人搬到那里住,比如张爱玲,把他们在江南的生活复制到了那里,我觉得很迷人,所以把我的故事设定在那里。

Ifeng电影:看完电影之后所有影评人都有一个感受,影片的上半段非常缓慢。是剪辑或者剧本刻意为之的吗?

杨凡:电影一开始,男女主角在聊感情和文学,所以需要缓慢的节奏。但是影片从中间开始就是中板,高潮时候就会加快。再到真正结尾的时候就会再次变缓慢。我觉得这部电影对于东方观众来说都不会显得太时尚。现在时尚就是要快,手机留言都有时间限制。但是我自己不是一个快板的人,想把自己这种慢板的感觉传递给观众,回到美好的日子。

Ifeng电影:导演十年没有拍片,结果一出手竟然是一部动画片,让你的许多影迷都非常惊讶。为什么这次会选择动画的形式呢?

杨凡:我是一个不看动画片的人。什么迪士尼、皮克斯、宫崎骏,以及现在流行的3D动画,我都没有时间去看的。我拍电影想要传递的信息,不一定所有人要听。但是选择动画式,我就能尝试奇怪的、解放的形式。我一开始就知道,拍动画,会面对很多质疑和问题。因为动画片的观众,不会习惯我的动画;喜欢看真人艺术片的观众,也不会爱看我的动画。最初面对别人的质疑的时候,我就决定,义无反顾地要拍动画。

Ifeng电影:作为一个不看动画的人,做动画的过程是怎样的?遇到过怎样的挑战?

杨凡:我有两个特别好的动画指导。一个是台湾的谢文明,另外一个是北京的张钢。我的剧本写完之后,谢文明和他的团队飞到香港,根据故事去体验实景,然后画场景。我跟他们一起研究怎么抓住六十年代的特色,重现历史。之后我就去北京,和张钢导演一起将场景动画化。他一开始做了很复杂的建模,做出了3D的动画。但是我本人非常讨厌3D,我觉得就是画蛇添足,所以就要求他重新做成2D。变成2D,工程量十分大,每一笔我都要求手画。所以这个电影很贵的,前后花了五千万。

Ifeng电影:动画,具体将创作从什么当中解放出来呢?

杨凡:我以前的电影,虽然有大明星,但是本质上还是独立的。但是做动画,我可以达到百分之百的掌控,音乐画面等等。

Ifeng电影:可是这部电影的配音阵容,也是全明星。领衔的张艾嘉导演、赵薇导演咖位都不小,包括很多田壮壮导演这样久未出山的前辈也参与进来。

杨凡:刚开始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就希望很环保,不要大明星,大明星很难伺候的,普通配音演员就好。但是后来张艾嘉听说我在拍动画电影,就问:杨凡你会找我配音吗。我说对呀,我找你配女主角。张艾嘉就说,那我看看剧本。我说不用看剧本了,你只有一句对白。戏中戏的女主角西蒙女士,只讲了一句对白,是全片的精华。张艾嘉就说,哦……很失望的样子。

但是那天晚上回家以后我想到她失望的表情,就改主意,不如找她真的配女主角吧。张艾嘉配女主角于太太,我就得找旗鼓相当的人去配她的女儿呀。我就打电话给我的好朋友赵薇,她给我配音了于美玲。然后我就决定,这个片子的配音都应该由跟我合作过的朋友一起完成,我要和朋友们一起玩这个片子。所以后来就找了章小蕙配妙玉,许鞍华配车上的扒手,田壮壮配梅太太的管家……潘迪华听说以后,也要求配音,我就只好专门写了一个讲上海话的角色给她。就这样,配音卡司就变得很大了。

男主角我想找一个会讲广东话,普通话又讲得不太好的人,就找了我的好朋友林子祥的儿子林德信。他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也很争气。

配音结束做混音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这个片子似乎缺了什么,没有完成。后来我突然间想起来,我给中国电影最大的贡献,就是发现了吴彦祖!我这个电影里没有吴彦祖!

录音师当时提出,路易伯爵的声音要重新配,我就想,这个伯爵换成吴彦祖就最好了。正好他当时回香港打电话给我,于是就顺便完成了配音。我这个片子要是没有吴彦祖的参与,就没有完成。

Ifeng电影:这部电影的音乐也很有趣,既有老歌《流金岁月》,也有说唱。导演想利用不同音乐的混搭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呢?

杨凡:这部电影的音乐我下了很大的工夫。我以前学音乐出身,学过作曲,虽然现在都不提了。这部电影中有古典、现代、拉丁、说唱、昆曲等各种音乐,就像我电影的画风,有古典、西洋、印象派的、Lichtenstein等等,全都混在一起。很多电影固定一种画风,一种曲风,已经足够。我贪心点,把所有放在一起,大杂烩。外国人做是杂碎,中国人讲究,叫“佛跳墙”。我的《继园台七号》究竟是快餐厅的杂碎,还是国宴上的佛跳墙,留给观众去判断吧。

这部电影是关于昨天,今天,明天。于太太就是昨天,男主角代表今天,女儿于美玲则是代表未来。所以音乐上我也希望有所对应。五十年前的一首歌《流金岁月》,我找齐豫来给我唱,另外找了年轻歌手创作这首说唱《南十字星》。

延伸阅读
大家正在看
最新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