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四海动态历史文化社会焦点情感天地娱乐八卦健康与疾病环球军事科技资讯生活消费百态人生探索发现古诗文
一部让人从中获得勇气的同志电影

文 | 盛昊阳

改编自杰拉德·康利同名回忆录,同样讲述转换疗法(Conversion therapy)如何在同性恋少年的青春期造成难以磨灭的创伤,主角的成长背景又似曾相识。

电影《被抹去的男孩》凭借卢卡斯·赫奇斯的出色演技获得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难免会被拿来和同年上映的《错误教育》相比较。

《被抹去的男孩》

白纸一张的少年男女们置身于是非对错的漩涡中无所适从,坎坷的命运看似殊途同归,其实,这两部电影的基调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卡梅伦不是激进派的反叛少女,她彷徨的时刻比积极反抗时更多,即便如此,和女友偷偷摸摸亲热时的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一种不可宽恕的罪愆。

自幼父母双亡,被姨母抚养长大,卡梅伦与家人的牵绊远谈不上深刻,最后的出走也顺理成章。在《被抹去的男孩》中,主角杰瑞德比卡梅伦得到更多家庭的关爱,也就在爱的沉重压力下被束缚得更紧。

和《错误教育》一样,要评判转换疗法的专制独裁性总离不开基督教会的影响。杰瑞德在阿肯色州一座小镇中长大,父亲就是当地浸礼会牧师,罗素·克劳饰演的父亲马歇尔有庄重诚恳的外貌和古板严谨的品质。如他所言,自己有美丽深情的妻子(正在微笑的妮可·基德曼)和正直诚实的儿子,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多么幸运的人啊。

《被抹去的男孩》

维持一团和气的表象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哪怕是母亲亲手将儿子送进矫正性向的机构时,依旧面带微笑,口吐鼓励之语。「爱在行动」治疗中心是「神之应许」的加强版本,同样封闭式的管理,禁止与外界联系,更加苛刻的规定和训练,以座谈会的形式排解、劝导与会者以信仰压制内心的冲动,才能与上帝重聚。

美国心理学会指出:「性取向不是一种可以随意改变的选择,性取向很可能是环境、认知和生理因素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的结果……在青春期早期已经形成」,但他们也承认「性取向认同(sexual orientation identity)似乎可以通过心理治疗、互助小组和生活事件改变」。

性取向通常是稳定的,性取向认同则未必,甚至与实际性取向相悖,换言之,你被同性吸引或发生性关系未必意味着你是同性恋。

在片头的录像里,童年的杰瑞德圆脸大眼、活泼开朗,足球和篮球都是他最爱的运动,喜欢的颜色是蓝色和黄色,理想职业是摩托车司机,没有半点「娘娘腔」的预兆。19岁的他,已经入选校篮球队,虽然与可爱的啦啦队女友莫名分手,并不意味着他有任何异常之处。

《被抹去的男孩》

杰瑞德的「出柜」经过堪称惨烈,在遭遇性侵后只能独自舔舐伤口,反被施暴者装作学校辅导员,打电话到家中告状。如果只是由于「性取向认同」因这段意外发生改变,也许杰瑞德不会感到如此绝望,面对父母期盼的眼神,他只能坦承自己一直如此,他喜欢男人。

为遭遇性暴力,承认性取向的儿子寻求心理治疗没有错。《错误教育》对卡梅伦和姨妈的交流闭口不谈,《被抹去的男孩》则恰恰相反,花费大量篇幅描写马歇尔在突然爆发后的耐心询问,对儿子充满爱意的教诲和谈话。

《被抹去的男孩》

母亲南希不能违抗丈夫的意思,她尽其所能和儿子认真交流,配合他的治疗方案,坦白少有人知的过去,把「文森特叔叔」的故事当做安抚儿子的话语讲出来。错就错在,这对深爱儿子的父母认定同性恋是一种必须改过的罪孽。

《被抹去的男孩》解答了《错误教育》中未能解决的问题「谁知道什么是爱」。「爱是恒久忍耐」(Love is patient),所以,上帝耐心等待犯错的人悔过,不会轻易惩罚他们。杰瑞德的父母没有暴跳如雷,表现出了充分的耐心,等待儿子的改悔,但是,这样的爱仍然是有条件的。

《被抹去的男孩》

电影中转换疗法的治疗机构名为「爱在行动」,实际上,直到接近片尾时,南希才把自己的爱付诸于行动。比「爱是恒久忍耐」更重要的是「爱又有恩慈」(Love is kind),因为恩慈,所以宽容。

一位母亲可以承认「我爱上帝,上帝爱我。我爱我儿子,就是这么简单,对你父亲来说就有点复杂了」。其实事情非常简单,无论你如何违背了他的期待,「上帝(爱你的人)绝不会弃你于不顾」。

延伸阅读
大家正在看
最新看点